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矿区艺苑矿区艺苑

致敬遵义(五首)

发布时间:2019-08-07 09:53:41 作者:李晓波 来源:绿水洞煤矿 点击:

      路过重庆

      无数次路过

      或回归

      重庆都是灵魂的归宿
     

      此次因为心底里是奔着遵义而去

      重庆,第一次成为了纯粹路过

      车子载着我在绕城高速上高速地离开

      而心

      却依旧固执地高速向重庆靠拢
     

      靠拢重庆

      耳旁是红岩村13号

      周公运筹帷幄决胜千里之外的坚定男中音

      眼里是重庆街巷市民争相传颂《沁园春·雪》的盛景
     

      靠拢重庆

      耳旁是解放碑钟声嘹亮

      市声鼎沸里人民载歌载舞庆祝新生活的欢腾

      眼里是长江两江夜景星汉灿烂齐颂新时代的感动
     

      路过重庆

      每一次路过

      都只能是回归
     

      路过綦江

      车子在渝黔高速上飞驰

      我的目光定定地望着窗外

      心里默念着

      綦江

      綦江
     

      来了

      来了

      熟悉的山

      熟悉的江

      熟悉的城

      我的目光固执地盯着这一栋栋楼房

      一条条街道

      固执地

      想认出窗户里那个晃动的人影

      街道上提篮的那位大妈
     

      这是我魂牵梦萦的故乡啊

      心心念念的家园

      缘何此次只是路过

      车窗外所有的景和人

      都成了晨霭里的一缕青烟

      只留我还伸长了脖颈

      朝着来时的方向固执地

      瞭望

      瞭望
     

      娄山关凭吊

      知道娄山关

      是因为伟人的一阕诗词

      向往娄山关

      是内心的一个执念

      终于

      在这个凉风习习的夏日清晨

      站到了娄山关战斗遗址纪念碑前

      不自禁肃穆地举起右拳

      我的耳畔陡然响起了1935年1月9日

      中央红军冒着枪林弹雨与敌肉搏的喊杀声

      1935年2月25日

      红一、三军团在点金山和大尖山一线余地反复拼杀的枪炮声

      “随时准备为党和人民牺牲一切

      永不叛党!”

      纪念碑前

      我用铮铮誓言回应

      先烈瞩望的目光
     

      娄山关

      亦称太平关

      当我在太平盛世和煦的阳光下

      沿着百丈梯向着山巅拾阶而上

      当我登临雁鸣塔

      俯瞰祖国大好河山

      在气喘吁吁的酣畅淋漓里

      陡然理解了红军当年奋勇争先扑向敌人的果敢
     

      “雄关漫道真如铁

      而今迈步从头越”

      耳畔枪声已远

      一阙雄辞

      却穿过历史的硝烟

      一再唤醒继承者不敢懈怠

      一再敦促后来人不能懈怠
     

      董酒的妙用

      酒

      能消愁

      “对月邀饮嫦娥伴,

      一江愁绪酒中会。”
     

      酒

      能解忧

      “何以解忧

      唯有杜康”
     

      酒

      能传情

      “感君情重惜分离,

      送我殷勤酒满卮。”
     

      酒

      能载意

      “壮心暗逐高歌尽,

      往事空因半醉来。”
     

      在遵义

      一种名曰董公寺窖酒的酒

      却因一支红军队伍驻地休整12天

      奇迹般地在1935年1月注解了酒的另有妙用
     

      酒

      能挡寒

      衣衫单薄的红军

      在饮过董酒之后浑身发热

      不再惧怕贵州高原的严寒
     

      酒

      能解乏

      饮过董酒之后的疲乏红军

      第二天又能精神抖擞参加战斗
     

      酒

      能消毒

      因为缺少消毒酒精

      红军的一些轻伤员直接用董酒来擦拭身体

      消毒化瘀
     

      在接下来的岁月里

      把随身水壶里灌满董酒的红军战士

      借着酒劲

      巧渡大渡河

      进驻延安

      挺进中原

      横渡长江

      一路前行

      一路把红色的旗帜插满了祖国的万水千山
     

      走近遵义会议遗址

      这是一栋在课本里反复出现的小楼

      这是一栋改变了中国历史走向的小楼

      这一次,我从遥远的川东小城风尘仆仆赶来

      只为走近你

      致敬你
     

      黔军二十五军第二师师长柏辉章的私人官邸

      一栋栖身于遵义市子尹路96号的两层小楼

      因为中共中央1935年1月15日至17日的一次会议

      注定将载入中国革命的光辉史册

      小楼二楼上会议室里的板栗色的长方桌还在

      桌子四周20人的木边藤心摺叠靠背椅还在

      仿若在诉说当年亲历的激烈争辩

      亲历的运筹帷幄

      惊心动魄
     

      会议否定了从第五次反围剿以来

      以博古为首的三人团的军事路线

      确立了以毛泽东为核心的新的党中央的正确领导

      和毛泽东在红军和党中央的领导地位

      会议在关键的时刻挽救了党

      挽救了红军

      挽救了中国革命

      这些,都是历史的定论
     

      定论之外

      我还在会址的房间里看到一些红军当年刷的标语

      “中国共产党万岁!”

      “中国工农红军万岁!”

      ……

      据说,当年红军走后

      柏辉章曾强迫工人将所有的红军标语铲掉

      机智的泥水工人巧妙地用石灰水将所有的标语

      覆盖起来

      解放之后经过认真清理

      这些标语得以重见天日
     

      这是一种神奇的石灰水

      包含着一种神秘的粘合剂

      粘合着国民党反动派直到败退台湾也不了解的神奇基因

      粘合着党同人民的血肉情感

      粘合着中国革命不断从胜利走向胜利的神奇密码

      (责任编辑:姚陟雄)